首页 >正文

专访编剧赵冬苓:《警察荣誉》应以生活质感取胜,让你相信每件事是真的

作者:沈杰群 来源:中国青年报客户端2022年06月13日

中青报·中青网记者 沈杰群

近日,一部讲述警察故事的国产剧成为“爆款”,豆瓣评分8.5。

《警察荣誉》围绕四个初出茅庐的见习警员展开,讲述了他们在平陵市八里河派出所历经各类案件洗礼,并在老警察的言传身教下迅速成长,最终成为合格的人民警察的故事。

“喂,你好。八里河派出所,请讲。”在密集的接线电话声中,观众随四个职场新人的视角一起,直面派出所日常:安置房小区原本是两个村的村民互相掐架,但因为救助一个失足落井的小孩,他们又迅速和解;新人都想“出任务”,抓坏人,但也有人需要做监控工作——盯着500多个小时监控录像,只为找到偷尿不湿的人;小朋友委托民警送流浪猫去宠物医院生崽,还要送回来。

为什么都是鸡毛蒜皮的小事?而不是惊天动地的英雄大案?这样的疑问,《警察荣誉》剧中人自己也提出来了。

剧中一位辅警说,从小就想当警察,因为有英雄情结,结果感叹:“一天到晚干的活就跟‘社会的抹布’差不多,上哪儿实现英雄梦想?”

心态积极的新人警员李大为说:“这么想都会有点失落,不过没关系,咱们年轻,有的是机会,机会是留给有准备的人的。”

而负责“传帮带”的师父们则告诉这些新人:社区工作无小事。

日前《警察荣誉》编剧赵冬苓接受中青报·中青网记者专访,解读在八里河派出所日常里的平凡英雄。

2019年8月,赵冬苓及主创团队在济南用一周时间采访了5个派出所和一个刑警队,回来开始动笔,从采访到剧本完成大概半年时间。

“什么叫现实主义?不伪饰,不矮化,不溢美,提出真问题,面对真现实。”赵冬苓说。

中青报·中青网:创作《警察荣誉》的契机和动力是什么?

赵冬苓:我写《警察荣誉》最早的灵感来自一部比较小众的美剧《南城警事》,后来看了韩剧《live》,我更坚定地想要试试。当我们开始创作后,《守护解放西》第一部的热烈反响更加坚定了我的信心。但这部剧更多的灵感来自我对警察这一职业的了解,之前我写过很多警察题材。

中青报·中青网:此前关于警察题材的影视剧内容很多是怀揣英雄梦想要干大案的,而《警察荣誉》为什么聚焦更日常更细碎的案情?

赵冬苓:大家一提到警察或者写警察的影视作品,往往想象的都是破大案、立大功、出生入死这种情节。但在实际工作中,大多数警察的工作重点都在这些普通的、日常的、保一方平安、化解辖区矛盾、增强辖区民众的安全指数和幸福指数的工作上。在过去的影视创作中这方面缺乏表达,他们的形象很少被人关注。这部作品希望让观众看到他们,并对他们有更深入的理解。

我们最初就是想写身边热气腾腾的生活。不去写警察破大案除大恶,而是写警察每天处理这些鸡毛蒜皮,和身边老百姓打交道;不写警察身上的大智大勇,而是写他们在日常生活中的酸甜苦辣,写年轻人在其中的成长,写年长者在生活的疲惫中如何对待这份职业,以及如何在庸常的生活中表现出警察的使命和荣誉。

中青报·中青网:新老两代民警“接班”,师父们“传帮带”,是剧情一大亮点,塑造这部分群像有什么难度?

赵冬苓:毫无疑问,群像的塑造难,对于这样一部不是以情节取胜的电视剧更难。它需要在大量琐碎的情节中把这四对师徒再加上所长等周边人物凸显出来,给每个人设计命运线、发展线,而且要把这些线交织起来,作用于彼此。

我们在创作中几乎没考虑过谁是主角、配角,我一直希望演员在接到剧本的时候,无论角色大小,他们都觉得自己是主角。这次拍摄期间我去探班的时候,许多演员对我说:“我这个角色真好。”对编剧来说,这就是最大的褒奖。

《警察荣誉》不是依靠强烈的戏剧冲突和让人欲罢不能的悬念取胜的。当初确定了它的艺术风格以后我们就给自己下了一个“硬指标”:《警察荣誉》可能没有强烈的戏剧冲突和悬念,但应该以强烈的生活质感取胜,让观众相信每一件事都是真的,都在他们身边发生过。

我们不强求观众为它哭为它笑,但我们希望观众看完后能会心一笑,觉得回味无穷。

中青报·中青网:四个见习警员的人设和定位是如何构思的?

赵冬苓:怎么把大量的琐碎故事串起来?我们想到了警察的成长,于是设计了四个年轻的警察。最早定下来的是李大为,他性格开朗,聪明淘气,很像现在的年轻人;赵继伟展现的是一个农村孩子到城市当警察的故事,警察队伍里有很多都是这种类型。警察队伍里有一个特殊群体——烈士子女,他们甚至直接继承了父母的警号,由于种种原因他们的压力反倒更大,于是就有了夏洁的形象。而杨树的形象我们想了好久,最后才确定这样一个被重点培养、下来锻炼一年的人物。他们表现得非常出色,让观众很有代入感。

中青报·中青网:为了创作这个剧本,您曾实地走访多个派出所并与警务人员交流,为该剧的真实感打下基础。有哪些印象深刻的体验?

赵冬苓:剧中绝大多数案件都是我们在采访中捡来的,又进行了艺术加工。

比如,济南十六里河派出所一位老警察分享的“让报案人留血样结果引发冲突”的故事,就是剧中警员夏洁给吴大夫道歉的剧情。

又比如,我们还在济南龙洞派出所见到了一位破案“狂魔”,一位快五十岁的辅警,一个月挣两三千元,住集体宿舍,一门心思整天就想着破案。他有一次偶遇一个身上有奇怪伤口的人,结果因此破获了一个专门盗窃工地物件的犯罪团伙——这就是剧中张志杰缜密破案的原型。

中青报·中青网:现实主义题材作品应该具备哪些要素和特质,才能让当下的观众共情?

赵冬苓:现实题材不等于现实主义。现实主义创作方法要求我们直面真现实、提出真问题,并且有着不浮夸、不伪饰、不溢美的表达。如果你以一种客观的、理性的、现实主义的目光去打量现实生活,你会发现,我们所要表达的所有的美好、所有的希望、所有的光明,都隐藏在这些纷乱的、嘈杂的、表面上看起来令人烦恼的、某些时候令人绝望的现实之中。而你作为一个创作者,只需要躬身入局,把它们艺术化地表达出来就好。在这个过程中,艺术素养的高低和技巧是重要的,但看待生活的目光和方式以及你处理这些问题的思想方法才是成败的关键。我们为此孜孜以求,上下求索,一直在路上。

【责任编辑:郭韶明】

【温暖一平方】一间温暖的美术教室

中国青年报客户端2022-06-14 20:53:13

《狮子山下的故事》开播 展现香港“小人物”奋斗史

中国青年报客户端2022-06-13 17:23:18

不讲“职场哲学”的职场观察节目,看点在哪里

中国青年报客户端2022-06-13 17:23:16

苏州木渎景区为应届高考生开设“免费旅游专线”

中国青年报客户端2022-06-13 20:57:40

中青阅读2022年6月推荐书单

中国青年报客户端2022-06-13 20:12:44

文创IP被搬上舞台 舞台剧《天下·张凯枫传》首演

中国青年报客户端2022-06-12 22:39:07
午夜色午夜视频之日本黄大片人